• <input id="mysuy"></input>
  • <menu id="mysuy"></menu>

    貨幣金融系

    推動金融學科在新時代的繁榮與發展

    時間:2017-10-27 18:44     作者:吳曉球     來源:人大重陽      點擊:
     

    【編者按】10月21日,以全球視野下的金融學科發展為主題的中國人民大學第一屆金融學科年會(2017)在京舉辦。本次會議由中國人民大學主辦,財政金融學院、商學院、經濟學院、漢青經濟與金融高級研究院、重陽金融研究院、金融與證券研究所和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聯合承辦。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球在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本文是吳曉球副校長主旨發言的速記稿摘要,@人大重陽 微信公眾號獨家發布,以饗讀者。


    非常榮幸能在這樣一個重要時刻,就我校金融學科的發展發表自己的看法。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第一屆年會,是在一個特殊的時期召開的,是在一個特別的背景下召開的,正值黨的十九大隆重召開之際。10月18日我們專門收看了十九大召開的盛況,收聽了習總書記的報告。金融學科首屆年會也是在習總書記對人民大學80周年的賀信發表之際,在人民大學校慶80周年之際,在人民大學被國家明確為“雙一流”建設的大學之際,在這么四個極其重要的背景下,我們召開了第一屆中國人民大學的金融學科年會,背景深遠、意義重大。


    金融學科首屆年會的目的是:厘清人大金融學科的發展現狀,發現問題,找出差距,明確目標,把握學科建設的重點,推動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繁榮和發展。

    一、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傳統與優勢


    人民大學的金融學科,是人民大學過去八大系所確立的重點學科之一,也就是說人民大學在創校之際就有了金融學科,當時的財政信用系是人民大學的八大系之一,其中這個系非常重要的一個專業,就是今天的金融專業,這個專業在人民大學已有67年的時間。67年來,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發展伴隨著我國社會主義建設、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而發展,與我們國家同呼吸、共命運,一塊成長起來的。我們最早是通過學習借鑒原蘇聯的理論和經驗,后來也學習借鑒西方國家的貨幣、銀行、金融的理論,以此為基礎,結合不同時期中國的實踐逐步形成了我們自己的金融學理論。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學術成就之一,是《社會主義財政金融問題》,它是由黃達、陳共、周升業、韓英杰等前輩先生著述的一部教材。這部教材對我們這一代人包括在座的國剛教授、多廣教授在內的相對年輕一代學者的影響非常大,在一定意義上說,奠定了我們這代人貨幣銀行學的一些基本概念。當然,那個時代人民大學金融學的巔峰之作,當屬黃達教授的《財政信貸綜合平衡導論》這部著作。黃達老師這部理論著作,我認為是在那個時代那種金融結構下對財政金融關系,特別是貨幣、銀行金融運行做了極其精致、科學、準確的概括,是那個時代貨幣金融理論的結晶。黃達老師那本書我反復研讀,除了讀內容,更重要的是學習其中的研究方法、分析框架。他創造了一個時代的輝煌。

    隨著中國經濟體制改革逐漸深入,中國的經濟結構、經濟形態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逐步建立起來了,以市場為基礎、為核心來配置資源的機制開始形成,其中市場化的金融在這個資源配置中開始發揮核心作用,金融結構悄然地發生重大變化。金融的市場化進程明顯加快,中國金融的開放也在有序地推進,科技對金融的影響力前所未有地顯現,中國金融的結構、業態、功能都在發生重大變化。在這種背景下,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教師緊密聯系實際,關注中國的變化,迎來了一個多元的繁榮發展時期。人大金融學科多元的繁榮發展,得益于中國豐富的經濟活動和改革實踐,得益于這樣一個大的變革時代,給了我們這樣一個富有內涵、具有巨大研究價值的對象。中國人民大學的金融學科比中國任何一所大學金融學科都具有多元化發展的特征。多元性是學科繁榮的基石,也是學科繁榮的標志,因為,有差異才會有進步。中國人民大學的金融學科跟上了時代前進的步伐,沒有落后下來,不像某些學科在上個世紀80年代還非常著名、非常有影響力,但由于他們沒有跟上時代的步伐,還固守那套過時的理論,所以落后了、落伍了。學科沒落的根源在思想的僵化。理論研究必須堅守兩條:一是解放思想,跟上時代前進的步伐;二是了解中國不斷變化的現實,在豐富的社會經濟活動中尋找新的規律。經濟理論之樹常青,源于吸收豐富經濟實踐的養分。


    人民大學金融學科適應了時代的變化,已經進入到多元發展的時期。我們不但進一步完善了貨幣銀行理論,也形成和發展了資本市場理論。貨幣銀行理論是我們的傳統優勢。現在的貨幣銀行理論與30年、20年前已經不一樣了,貨幣形態、貨幣功能、貨幣發行、貨幣政策的傳導過程都不一樣了,甚至什么是貨幣,如何劃分貨幣都發生了重要變化。貨幣銀行理論、信用理論等,這些過去都是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傳統優勢,他們沒有停滯,沒有僵化,而是與時俱進,內容在不斷完善和豐富。與此同時,由于金融的市場化趨勢,金融結構和金融功能發生了重大變化,金融功能已由過去主要以融資為主,已漸近過渡到融資和財富管理并重的時代,金融的結構層面發生了重大變化,通過金融市場來完成投融資趨勢非常明確,證券化金融資產的比重在逐步提高。所以,在人民大學的金融學科中,對金融市場特別是資本市場的理論和政策研究,走在了全國高校的前列。

    與此相適應,對金融衍生品的理論研究,也有了長足的進展,包括資本資產定價、衍生品定價、風險管理等領域,都有了新的研究,彌補了人民大學金融學科在這方面的不足,進一步完善、豐富了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內容。回想起來,這完全得益于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學術自由,得益于人民大學寬松的學術環境,得益于黃達老師的包容精神,得益于社會寬大的胸懷。對此,我深有感觸。雖然今天我們用國際一流標準看,人民大學金融學科還有很多不足,但在不斷地完善學科結構、進一步豐富學科內容,這是確信無疑的。沒有學科結構和內容上的完善,人大金融學科很難有實質上的進展。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學科橫跨四大學院、三個研究機構,在中國人民大學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學科能有如此寬廣的橫跨面。這種現象,一方面說明金融學科是一個顯學,另一方面也是學科繁榮發展的標志。財政金融學院是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主體,經濟學院、商學院、漢青研究院和重陽金融研究院、金融與證券研究所以及普惠金融研究院的金融研究從不同方向豐富了我校金融學科,提升了我校金融學科的競爭力。這些身在不同學院和研究機構的金融學者相互支持、相互切磋、相互尊重、共同進步。同時,我校創造寬松的學術環境,鼓勵學科在院系、結構和內容上多元發展。所以,人民大學金融學科才會有今天這樣百花齊放的局面。

    二、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不足和現代金融理論的發展趨勢


    我剛才講了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成就。成就固然要講,講成就是為了鼓信心,但是我們不能沉浸在過去的成就之中,滿足于現狀,要看到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地位受到了越來越嚴峻的挑戰,我們在一些研究領域已經不具有優勢,這些領域甚至可能是未來金融學發展的重點。對人民大學來說,金融學科在全國理應處在領先的地位,這是學校“雙一流”的建設給金融學科賦予的任務。如果人大金融學科都不能在建設世界一流大學、一流學科中發揮獨特作用,如果人大的金融學科不能在我國高等院校金融學科中處于領先地位,那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失職和無能。所以,我們必須清醒而深刻地看到問題所在,把握金融學科未來發展趨勢,深入研究未來金融改革的實踐。

    把握未來金融學科發展趨勢很重要。我和財金學院的一些老師會經常溝通,聽聽他們想什么,研究什么,從這當中看看他們的研究是不是停頓了。有些老師很長時期的研究的內容似乎沒有變化,似乎仍停留在上世紀80、90年代,幾乎沒有任何進展。實際上,現在的金融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能固守那些落后、陳舊的理論。剛才劉偉校長在他的致辭里面專門提到,諾貝爾經濟學獎在最近20年差不多有一半是授予與金融有關或者直接授給金融學教授的。從這一點可以看到金融學在整個經濟學中的地位。現代金融理論在經濟學理論體系中作用越來越大,金融對經濟社會的影響越來越大。現代金融現象復雜而變幻莫測,值得研究的問題很多,在金融結構高度市場化之后,更是這樣。

    我記得,198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給了托賓(Tobin),那時的金融理論還是傳統意義上的金融。到了199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了馬克維茨(Markowitz)、夏普(Sharpe)和米勒(Miller)等三位教授,開啟了現代金融理論的新時期。現代金融理論進入到快車道。之后越來越多的諾獎授予了金融學或者跟金融學有關聯的教授,內容與公司金融和市場定價有密切關系。例如,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分別頒授給羅伯特·默頓(Robert C.Merton)和斯科爾斯(Myron Scholes),他們的主要理論貢獻是期權定價理論。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分別頒授給尤金·法馬(Eugene Francis Fama),漢森(Lars Peter Hansen)和席勒(Robert James Shiller)。雖然法馬的有效市場假說和席勒的資產價格實證分析在理論框架上完全不同,但似乎從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解釋資產價格及其變動。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分別頒授給哈特(Oliver Simon D'Arcy Hart)和霍姆斯特羅姆(Bengt Robert Holmstr?m)。2017年諾獎頒授給理查德·塞勒(Richard H.Thaler)。其中,霍姆斯特羅姆和塞勒被認為行為金融學的重要奠基人。行為金融理論或者說新金融理論是金融理論的重要發展方向,但在最優決策、充分競爭、信息透明、理性假設和一般均衡等基礎上構建的現代金融理論似乎仍在金融學界處于主流地位。有時我也在思考,一般均衡是非均衡的特殊狀態,還是非均衡是一般均衡的特殊狀態。在我們的研究中,一般平衡是常態,是理論研究的前提。但現實中,金融危機實際上偏離了這個所謂的常態。在市場有效假設看來,金融危機只是一個例外。多數金融學家的研究似乎都遵循一般均衡的理論分析架構,獲獎的多數也是沿著這個理論架構去做研究。但是,包括希勒(shiller)、塞勒(Thaler)在內的行為金融學者的研究中,顯然已經拋棄了一般均衡的分析框架,試圖解釋一種特殊的狀態。

    我想說什么呢?我想說,這就是金融理論發展的基本態勢。關注風險的發生,研究風險的定價,分析風險定價的邏輯和因果,研究什么因素推動價格的偏離,這些都是金融學者們十分關注的問題。

    現在和未來,或許對科技與金融的結合是我們研究的重點。我認為,兩大力量推動著現代金融的變革:一是市場力量,也就是金融脫媒的力量;二是科技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是更高級的脫媒力量。市場和科技共同推動了金融結構的變革,這就是金融未來的基本趨勢。沿著這個基本趨勢會衍生出一系列新問題。傳統金融理論,包括今天所構建出來的基于一般均衡的金融理論,可能無法解釋那種現象,因為金融的基因發生了變化。當高科技內置于金融體之后,整個金融的基因會發生重大變化,這個對我們今天已經形成的金融理論會提出全面挑戰,包括最基礎的貨幣理論。什么是貨幣,今天已經有一些模糊了,或許會有新的定義,至少對貨幣的劃分層次這個標準已經發生了動搖。傳統金融學教科書上關于M0、M1、M2的劃分標準是清晰的,但現在模糊了。這些最基礎的概念開始發生了變化。還有,對金融賴以生存的信用的內涵、外延也已發生了變化。什么是信用?如何觀測信用?如何度量信用?信用的邊界在哪里?這些都將或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我的意思是,金融研究一定要與時俱進,一定要關注中國金融的深刻變革。把中國金融的問題研究清楚了,實際上也就把金融領域中的90%問題研究清楚了。

    我非常不喜歡金融的“八股風”或“洋八股”。我們有一些海外歸來的學者,有先進的研究方法,我特別希望他們用這些先進的方法,去研究中國金融改革開放中遇到的問題,研究中國日益復雜的金融結構,不能只停留在用一系列美國的數據研究金融問題,以此說明金融的一般趨勢。中國學者不研究中國問題,不會有太大的前途。

    三、未來中國金融的三大特征


    人民大學的金融學者要關注中國金融改革開放和發展的實踐。我認為,未來中國金融的發展趨勢有三大基本特征:

    一是證券化。

    中國金融結構的證券化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過去有人不贊同這種看法,事實上,趨勢已經非常明顯。從融資和投資兩個方向看,證券化的金融資產的比重在提升,證券化金融資產的規模在增加。這種趨勢的結果必然改變現行的金融結構,必然改變金融風險結構。金融不關注風險,必然走上不歸路。但是關注風險不是靜止地關注,而要關注結構變革引起的風險結構的變化。中國金融監管體制改革不是空穴來風。

    二是科技化。

    科技對金融的滲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廣泛而深刻。中國金融在全球實現彎道超車的一個典型就是科技金融。以第三方支付和支付寶、財富通為代表的支付革命,對中國金融變革做出了重大貢獻。我對此給予高度評價。科技改變金融業態,提升金融效率。

    三是國際化。

    中國金融要成為全球金融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是基本趨勢。中國金融要成為國際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資本市場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只是時間問題。人民幣成為完全可自由交易的貨幣,成為國際貨幣體系中具有儲備功能的國際貨幣,只是時間問題。這是中國金融國際化趨勢的核心內容。中國是個大國,我們必須通過金融市場來配置全球資源,為我使用。

    進一步發展人民大學乃至中國的金融學科,豐富金融理論,對此,我們已經有了很好的條件。現在不能說沒有必要的硬條件。教授們都有自己獨立的研究室,有相對充裕的科研經費,有豐富的金融活動,有寬容的學術環境,具備了繁榮發展人文社會科學包括金融學科的基礎硬條件,剩下來就是要解放思想、刻苦鉆研。我們不能消極地等待時機,要善于觀察時機,主動捕捉時機。解決思想、刻苦鉆研現在對我們非常重要。現在請老師們出國學習、研究比以前難了,不少人都不太愿意出國學習了,出國學習似乎變成苦差事。以前出國爭名額,現在有點貪圖享樂了。

    人民大學金融學科人才濟濟,涉及到四個學院,三個研究機構,有100多位專職教師,加上兼職研究人員,有超過120人的人才隊伍,其中,有50多位教授,有25位海外博士,有8位二級以上教授,有7位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有2位杰青,有3位千人、萬人計劃人才等等,有了這些人才,我們一定可以創造人民大學金融學科的新輝煌。

    中國金融學科乃至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要以探索真理、報效國家為己任,兩者是統一的。我們一定要為我們國家金融的改革、開放和發展貢獻自己的智慧,努力推動社會進步。習近平總書記對人民大學80周年校慶的賀信中有一條要求:扎根中國大地。這個要求對我們金融學科非常重要。所以,我們一定要深入研究中國的問題,解決中國改革開放金融遇到的問題,為決策提供咨詢。高質量的、負責任的咨詢一定來自于高品質的科學研究,源自于深厚的理論功底,沒有深厚的理論研究作支撐,咨詢也好,智庫也好,都是誤事、誤人、誤國。所以,首先要把學問做好,對國家咨詢才能做得更好。我相信,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學科在新的歷史時期,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一定能夠創造新的輝煌。

     

    智胜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