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mysuy"></input>
  • <menu id="mysuy"></menu>

    貨幣金融系

    吳曉球:中國金融改革與開放:歷史與未來

    時間:2018-07-19 08:30     作者:     來源:      點擊:

    中國金融改革與開放:歷史與未來


    2018714日“2018國際貨幣論壇”上的主旨演講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 吳曉球教授


    大家好,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中國金融的改革與開放:歷史與未來》,與論壇主題契合。下面我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金融經歷的巨大變化以及中國金融的未來兩方面來講。


    一、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金融的巨大變化

    第一個變化是規模上的變化。從規模上看,中國金融有了根本性的實質性的增長,中國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金融大國。有幾個重要數據:

    第一,從居民儲蓄存款看。中國居民儲蓄存款從1978年底的210億元人民幣,增加到現在的近70萬億元人民幣,這反映出中國經濟近40年來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就。2017年,中國人均GDP已經接近9000美元,居民收入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第二,從金融資產規模看。1978年中國金融資產規模不到1000億人民幣,到今天已經超過360萬億人民幣,這是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根本保證。

    第三,從外匯儲備看。中國的外匯儲備1978年是1.67億美元,到今天已超過了3萬億美元。

    第四,從金融開放來看。2017年全球FDI總量1.52萬億美元,中國2017年FDI 1310億美元。2017年中國對外投資額為1200億美元,2016年曾達到1962億美元的峰值,加上資本市場國際資本流動,QDII、RQFII和滬港通、深港通等在內,大約32000億人民幣,這表明中國金融的開放從規模上所取得了重大突破。

    第二個變化是中國金融結構的改善。首先從金融資產結構看,金融結構最重要的是金融資產結構。過去相當長時期,中國金融資產結構以傳統金融結構為主,銀行類金融資產占絕對主導。近幾年來,證券化金融資產比重不斷提高,規模不斷擴大。從廣義金融資產的口徑看,證券化金融資產占比達到30%,狹義口徑則達到50%左右,這樣的金融資產結構推動了中國金融功能的改善。

    第三個變化是居民資產結構發生了重要變化。中國居民金融資產結構從過去主要表現為單一的居民儲蓄存款,到現在則開啟了資產結構多樣化趨勢。金融機構和金融工具也呈現出多樣化特征。多樣性是現代金融的一個基本特征,無論從資產端還是從負債端都有明確的趨勢,都表現為多樣化的特征。我們必須深刻理解多樣性對于現代金融體系形成的重要性。

    一段時期以來,我國金融監管似乎與這種金融的基本趨勢不一致,試圖讓中國金融的功能和業態包括融資工具和資產結構,實現單一化,試圖徹底控制金融風險。但實際上這一想法并不切合實際,也不符合現代金融的基本邏輯。金融的精美之處就在于它的不確定性,一旦讓它確定了,它就不是金融了。現代金融主要通過不確定性去把握未來,因為未來是不確定的。

    第四個變化是金融功能得到了改善。金融結構的改變導致金融功能的提升。中國金融過去主要以融資為主,其他功能如財富管理功能幾乎不存在,因為證券化金融資產規模很小,在中國傳統金融體系中,幾乎沒有一種資產可以與中國經濟增長保持一種函數關系。現在中國金融正在開始走向融資和財富管理兩大功能并重的時代,通過金融體系中資產結構的變化,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變化。

    科技的力量正在金融體系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提升自身影響力。中國金融的科技化程度比很多領域都要超前。這是中國金融開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第五個變化是金融業態開始多元化我們過去對金融的理解比較傳統,物理空間概念非常強烈,實際上科技植入金融體系之后,金融的基因發生了變化,所以最終出現了一個跨時間、跨區域的新金融業態,這種新金融業態克服了金融功能的時空限制,大大提升了金融的效率。

    與此同時,金融風險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今天的金融風險已經變得非常復雜。控制金融風險的重點是設置一套風險阻隔和衰減機制,以至于不讓單個風險演變成系統性金融風險,不至于形成金融危機。如今的金融風險由于市場化程度高,風險結構已經多元。區別于過去傳統的、單一的金融機構風險,今天來自市場的風險比重在不斷上升。金融監管應該注意到這一點。

    第六個變化是金融的效率得到了提升。中國金融還遠未實現普惠性,但是,中國金融的效率與以往相比有較大提升。中國經濟1978年的GDP規模是3645億元人民幣,2017年則接近83萬億人民幣,40年經濟增長金融的貢獻巨大。金融結構和功能的改善,大幅度提升了金融效率。

    科技金融改變了中國金融的生態,改變了中國金融的基因,大大提升了中國金融的競爭力,并使中國金融的普惠性有了進一步的提高,這些都是來自于金融新業態。

    中國金融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就,主要是通過改革開放來實現的。沒有改革開放,也就沒有中國金融的今天。至于中國金融的未來,我認為,改革開放仍然是推動中國金融未來發展的唯一途徑,我們不可能走回頭路,也不可能再回到一個傳統金融體系一統天下的局面。我們必須創造多樣化的金融格局,相互競爭,提升效率。

    更為重要的是,多樣化的金融格局可以較好地實現投資者對資產的自由選擇權。判斷一個國家市場經濟體系的完善程度,除了觀察消費者對消費品的選擇權是否受到抑制外,更重要的是投資者是否具有充分的資產的選擇權,后者需要金融體系的市場化改革才能實現。

    二、中國金融的未來任務和目標

    總結歷史相對容易,構劃未來則相對難。在展望未來時,我們沒有必要對一些理論常識進行質疑,比如金融“脫媒”趨勢。“脫媒或去中介化”是金融實現結構性改變的基本趨勢。只要這個國家的經濟到達一定規模,人均收入水平達到一定水平后,來自于市場需求,來自于居民收入增長后財富管理的需求都會推動金融“脫媒”。收入到達一定水平后,人們對資產選擇和投資自由有新的訴求,市場需求永遠是金融體系變革的動力。

    金融的未來,一是基于金融變革的基本趨勢;二是基于國家的戰略目標。在中國,具體而言,金融的未來至少會有以下幾個基本要點:

    第一,人民幣的國際化。中國金融的未來,人民幣的國際化占據著核心地位。一個開放性的大國,一個全球性的大國,如果人民幣是一個相對封閉的貨幣,是一個不可自由交易的貨幣,這與中國改革開放戰略目標是不匹配的,而且國際貨幣體系的結構調整和改革,也需要注入新的貨幣元素。

    所以,人民幣的國際化是中國金融未來的一個基本趨勢。問題的關鍵是,人民幣什么時候可以實現可自由交易?實際上,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政府是可以調節的,在條件相對具備后,是一個時機選擇問題。沒有任何人說的清楚,一個國家貨幣的國際化充分必要條件是什么?我們可以大概說一些軟條件和硬條件,但很難準確地說清楚充分必要條件究竟是什么?它是一個循序漸進的、根據內外部環境戰略思考做出的判斷,這不是數學公式能解決的。有些國家走的快一些,有些國家相對謹慎一些。我國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非常謹慎。謹慎有一定的道理。

    當然不存在一個十全十美的條件來滿足人民幣的國際化。究竟人均GDP多少可以?究竟進出口規模多大可以?究竟國際金融市場處于什么態勢可以?這些都難有定論。可以肯定的是,人民幣國際化是中國金融國際化的戰略目標。沒有人民幣的國際化,就無法完全啟動中國金融的開放。人民幣國際化,實際上是中國金融開放的邏輯起點,也是歷史起點。美元與美國金融就是如此。美國經濟的競爭力與美元的國際化有密切的關系。人民幣在國際化過程中,會遇到一系列難題,我們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和理論準備,它遠比我們加入WTO后遇到的困難大得多。未來,如果人民幣成為全球有影響力的貨幣,其間的摩擦將比今天的美中貿易摩擦強烈得多。

    在金融領域,我們要有戰略思維和深刻的理論研究。大學里要特別研究一些戰略問題,要把人民幣國際化的邏輯講清楚,把國際化之后的問題講清楚。我們研究的案例有日元、歐元等,可以從中找到我們未來可能遇到的問題和困難。一方面我們可以自信,另一方面更要謹慎,要有預案,要十分縝密地實事求是地研究人民幣國際化過程及之后的重要問題。

    第二,構建現代金融體系,核心是建設新的國際金融中心。人民幣的國際化和構建國際金融中心,是中國金融未來的兩大核心任務。構建國際金融中心,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挑戰。中國金融的開放和國際化對中國的法制、社會治理、信用體系和透明度等方面都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它需要我們在這些方面進行全面而系統地改革。

    坦率地說,我國構建國際中心的硬條件相對較好,但是,軟條件的差距則相當大。為此要進行社會層面和法律層次的系統改革,才能達到國際金融中心的軟要求。國際金融中心的形成雖然對GDP規模有一個內在要求,這只是一個硬條件,也不完全由國際貿易規模決定。我們現在要構建的新的國際金融中心,主要功能是人民幣計價資產的交易中心,全球的財富管理中心。這對資本市場上的上市公司有較高的要求,對上市的標準提出了挑戰。我國現有規則所確定的上市標準,難以達到構建國際金融中心的要求。作為人民幣計價資產的全球財富管理中心,資本市場上的資產是要有成長性的。

    資本市場有三個核心元素:一是不確定性;二是成長性;三是透明度。這三元素是資本市場的靈魂。朝著國際金融中心這個戰略目標,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只有通過深化改革、擴大開放才能實現這些目標。

    第三,構建一個符合現代金融特征、智能而有效的金融監管架構。這里有個前綴“符合現代金融特征”。我們未來的金融監管架構要符合現代金融發展趨勢,要靈活而有效,必須有智能化。我們需要一個能夠把握金融未來,能夠體現現代金融特征的金融監管架構。這個架構可以有效地管控風險,同時又能夠容納效率和金融創新。現代金融不僅僅是商業銀行,還包括脫媒后的和科技深度嵌入后的金融新業態。 所以,智能監管非常重要。

    如何理解金融創新和金融監管的關系?這是金融發展中最重要的一對矛盾。對中國來說,發展仍是主題,對中國金融來說,創新是發展的動力。我們不能僅僅簡單地滿足于微信支付,陶醉支付寶這樣的金融創新。實際上,中國金融的市場化程度還很低,證券化的比例也不高。所以,構建能包容金融創新的金融監管是重要目標。

    第四,構建一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多元化的金融體系。其中基于市場的具有財富管理功能的金融機構占據特別重要位置。隨著收入水平的提高,人們對金融服務的需求會越來越多地表現于對財富管理的需求。市場需要有一種金融機制能夠把人們剩余的收入、剩余的資產做一個統籌安排,既保持相對的流動性,又保持資產的成長性,有一種結構化的組織機制。目前,中國的財富管理機構還做不到,因為中國資本市場是分割的,一個平臺很難跨越多個市場。所以,這也要進行做綜合改革。

    第五,建設一個高度智能化的金融基礎設施。金融已經信息化。信息和金融開始融為一體。完善中國金融的基礎工程變得非常重要,核心是大數據、云計算、智能化,當然也包括區塊鏈,要把整個中國金融信息化的后臺建立起來。金融風險的控制是金融的生命線,金融基礎設施的信息化建設是基礎。

    隨著信息化技術的廣泛而深度地應用,未來的金融監管可以通過動態信息化隨時觀察到金融市場的運行狀態,根據區域風險指標的變化判斷中國金融的風險處在什么階段,這對于防范金融風險至關重要。我們要創造條件,通過智能化、信息化來觀測金融風險。我個人認為,建設智能化、信息化的金融基礎設施是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一項重要職能。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推進中國金融體系的現代化,才有可能有效地防范金融風險。

    總的來說,我認為,這五個方面是中國金融未來改革發展和開放的重點,這些目標應該說在不太遠的將來都能實現。

    謝謝大家!


    智胜彩票